<thead id="x9dlf"></thead><span id="x9dlf"><noframes id="x9dlf"><span id="x9dlf"></span>
<progress id="x9dlf"><video id="x9dlf"></video></progress>
<span id="x9dlf"><dl id="x9dlf"><strike id="x9dlf"></strike></dl></span>
<th id="x9dlf"></th>
<th id="x9dlf"><noframes id="x9dlf"><th id="x9dlf"></th>
<th id="x9dlf"><noframes id="x9dlf"><th id="x9dlf"></th>
<th id="x9dlf"><noframes id="x9dlf"><th id="x9dlf"></th><strike id="x9dlf"><noframes id="x9dlf"><th id="x9dlf"></th>
首頁 新聞 評論 視頻 專題 文化 直播 圖庫 看紅河 經開區 紅河消防

非洲留學生頻遭拒簽 加拿大被指種族歧視

作者: 來源: 新華網 時間:2022-11-18 14:33:27

  新華社北京11月18日電 近年來,非洲國家公民到加拿大留學的簽證申請頻頻遭拒,一些人甚至遭拒簽超過五次。加拿大向來自詡文化多元、移民政策開放,但近期一份官方報告承認,對非洲學生的高拒簽率顯露這個發達國家的入境簽證系統沾染種族歧視色彩。

“歧視”日顯

  塞爾日·努埃姆希,現年33歲,來自喀麥隆,過去三年多來在魁北克大學三河城分校攻讀生物學博士學位。法新社17日援引他的話報道,“我碰到過一些被拒簽超過五次的人”,即使他們已被加方高校錄取。

  2020年9月21日,在加拿大溫哥華,戴著口罩的學生到學校上課。新華社發(梁森攝)

  魁北克大學三河城分校在讀學生近1.5萬人,其國際學生中非洲人比例為65%,為魁北克全省最高。校長克里斯蒂安·布朗謝特說,校方發現“非洲學生的留學簽證申請遭拒簽的比例高至80%”,這種情況“已持續幾年”。

  伊曼·法赫米,醫生,來自阿爾及利亞,申請了兩次才得以進入魁北克大學三河城分校深造。盡管加方研究項目主管積極招攬她加入團隊,簽證官卻拒絕批準她的第一次申請,理由是所選項目“與她過往研究無關”。她只好再次申請,等了8個月才獲批。

  她的研究導師、神經心理學教授馬蒂厄·皮什說,簽證事務部門“似乎對某些學生的差異和背景缺乏理解”,校方因而見過一些“理由有點荒唐的拒簽”,這不僅會影響學生學業,也會拖累教師工作。

  加拿大移民、難民和公民身份部9月底低調發布一份報告,承認加拿大國內和該部門內部存在種族主義。

  報告援引的聯邦政府數據顯示,魁北克作為加拿大面積和人口大省,是對非洲學生“拒簽率”最高的省份。2017年至2021年間,非洲法語國家學生提交的留學簽證申請大約70%遭到拒絕。作為對比,來自法國、英國、德國的留學申請卻“幾乎總是”獲得批準,通過率接近90%。

“門檻”抬高

  非洲學生被加方拒簽的理由之一,是不能提供充足“資金擔?!?。

  努埃姆希告訴法新社記者,申請入讀加拿大高校的非洲學生除了要支付不菲學費外,還必須提供資金擔保,證明自己有能力負擔在加拿大學習和生活的費用。

  在魁北克省,大學學費平均為每年1.7萬至1.9萬加元(1加元約合5.3元人民幣),最高可達5萬加元。

  2018年8月17日,在加拿大多倫多,學生在國家展覽會的科技區制作機器人。新華社發(鄒崢攝)

  移民律師卡羅琳·蒂爾科特-布呂萊說,她代理的客戶中,“有出示接近100萬加元資金擔保的案例,而簽證辦理人員回復說,我們的客戶財力資源不充足”。

  在她印象中,簽證要求的資金擔保額“有點隨機”,最終拒簽的理由常常一樣,即“擔心申請人畢業后不會回國”。

  事實上,加拿大不少地方面臨勞力短缺問題,加聯邦政府近幾個月來發布一系列激勵政策,吸引留學生畢業后留在加拿大工作。

  9月報告中,加政府承諾改進對入境事務人員的培訓,考慮新設一個監察員崗位以處理糾紛,并檢查備受詬病的簽證申請處理軟件。

  蒂爾科特-布呂萊對政府承諾采取改進措施表示歡迎,但她強調,加拿大制度中“系統性種族主義問題長期存在,不可能一夕之間解決”。(沈敏)


(責任編輯:馬超 審核:盧秀麗)
回到頂部
老师老师雪白很嫩日出水来
<thead id="x9dlf"></thead><span id="x9dlf"><noframes id="x9dlf"><span id="x9dlf"></span>
<progress id="x9dlf"><video id="x9dlf"></video></progress>
<span id="x9dlf"><dl id="x9dlf"><strike id="x9dlf"></strike></dl></span>
<th id="x9dlf"></th>
<th id="x9dlf"><noframes id="x9dlf"><th id="x9dlf"></th>
<th id="x9dlf"><noframes id="x9dlf"><th id="x9dlf"></th>
<th id="x9dlf"><noframes id="x9dlf"><th id="x9dlf"></th><strike id="x9dlf"><noframes id="x9dlf"><th id="x9dlf"></t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